白洋淀在哪里_白洋淀在哪個縣_白洋淀景區在哪里_河北保定白洋淀地圖大全

河北保定白洋淀景區農家院住宿-白洋淀在線電話
  白洋淀的咸鴨蛋本來就是紅心的,可這個紅心鴨蛋的牌子卻被蘇丹紅事件的不法商販給毀了,我知道目前白洋淀里放養的鴨子只有幾塊,真正的紅心鴨蛋還是有的。有需要的朋友可以聯系廠家13803288215/13803288215,請放心---假一賠十!
 

白洋淀正宗紅心鴨蛋 百年沉積毀于“一蛋”

  不法商販將石家莊等地含有蘇丹紅的鴨蛋假冒白洋淀鴨蛋出售的消息曝光后,全國各地談“紅”色變,北京等城市緊急停售河北紅心鴨蛋。地處河北中部的安新縣是白洋淀鴨蛋的主產地,因為受假冒“白洋淀鴨蛋”的影響,該地許多禽蛋加工廠停業,造成許多正宗的白洋淀鴨蛋積壓。

成名之路 品牌沉淀百余年正宗本是真“紅心”
  “100多年形成的‘白洋淀鴨蛋’的品牌,讓這次的假冒蛋給毀了。”提起“紅心鴨蛋”,白洋淀真正的紅心鴨蛋損失巨大-放養鴨子的老漢表情痛苦50多歲的惠栓套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從安新縣畜牧局副局長的位置退下來的惠栓套,是安新縣養鴨協會第一任會長,他親歷了白洋淀鴨蛋這一品牌成長的艱辛歷程。 惠栓套介紹說,據《安新縣志》記載,在19世紀中期,白洋淀就有了養鴨子的歷史記載,鴨種是從江蘇高郵引進的,經過白洋淀流域的哺育,逐漸形成了有特色的白洋淀麻鴨。白洋淀水面有了鴨后,大水流莊加工的皮蛋也隨之受到歡迎。 因為鴨子都在淀里放養,吃的是水里營養豐富的多種水草、田螺和魚蝦,因此,產的鴨蛋蛋黃偏紅,經過腌制以后,蛋黃呈橘紅色,分層且有沙性,油脂外溢,口感極好。“只要一提到白洋淀鴨蛋,人們都知道它是紅色蛋黃的。” 1989年,安新縣委確定以養鴨為龍頭,振興全縣經濟。這年,安新縣成立了養鴨協會,時任縣畜牧局畜牧獸醫站站長的惠栓套出任第一任會長。 白洋淀養鴨業得到迅速發展,1990年,全縣存鴨40萬只,年產蛋量600多萬枚。“縣委還提出了‘百萬白鴨過長江’的口號,將白洋淀鴨蛋推向南方發展。”從那時起,白洋淀鴨蛋暢銷國內外。

品質蛻變 養殖方式轉變蛋黃顏色變淡
  在20世紀90年代以后,安新縣調整了發展思路,以發展旅游為龍頭。白洋淀的鴨蛋也因此放慢了發展的腳步,“百萬白鴨過長江”的戰略沒有形成“大氣候”。惠栓套惋惜地告訴記者,從那時開始,白洋淀的養殖戶改變了傳統的養殖方式———放養,而實行圈養。 “圈養以后,鴨子吃的是配合飼料,所產下的鴨蛋就開始變黃。”惠栓套說。據不完全統計,目前白洋淀養鴨戶80%以上都是實行圈養。 “飼養方式的改變,導致了白洋淀鴨蛋特有的紅心蛋黃顏色變淺,鴨蛋營養價值也比原來降低,這不能不說是白洋淀的一個損失。”針對目前大部分養殖戶圈養鴨子的情況,這位老會長頗有微詞。

“紅心鴨蛋”事件 堅持傳統養鴨老農真正“紅心”受牽連
  夕陽西下,失去光芒的紅日倒映在白洋淀的水面上,兩大群麻鴨從遠處的壕溝里伴隨著“嘎嘎”的叫聲朝著岸邊游來。 鴨子后面跟著一艘小木船,一個身影吃力地劃動著雙槳,將鴨子趕上岸。他就是端村鎮東堤村的邸云旗———附近有名的養鴨戶,他家三代養鴨,至今還是采用放養的方式。老邸的鴨蛋也很有名氣,被當地人稱為“絕對正宗的白洋淀鴨蛋”。 放養鴨子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這也是許多養殖戶選擇圈養的原因。 62歲的邸云旗養鴨已有50年了,整天跟水打交道,特別是冬天,淀內水面被冰封住,老邸得每天拿著冰釬破冰,鑿開冰面來放養鴨子,因此老邸雙腿得了風濕病。 老邸說,這幾年養的鴨子規模不斷擴大,今年養了500只麻鴨和1000只白鴨。“可去年因為禽流感賠了錢,今年又鬧出個‘紅心鴨蛋’。” 老邸家中堆滿一面墻的咸鴨蛋都貼著封條。出現“紅心鴨蛋”事件后,政府對所有鴨棚進行抽樣檢查,并對鴨蛋進行暫時封存。“咱不做這缺德事,咱產的紅心鴨蛋絕對是貨真價實的。”倔強的老邸說著敲開一枚剛產下的鴨蛋,只見淡綠色的蛋殼內有一顆色澤純正的橘紅色蛋黃,蛋清黏稠,與記者日前看到的添加了蘇丹紅的鴨蛋的“紅蛋黃”有著本質的區別。 “這次封存鴨蛋,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是個頭兒。”疲憊的老邸無力地坐在門檻上喃喃自語道。

借高利貸養鴨人期待賣蛋來還債
  大田莊的老田這幾天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每天一大早看著鴨棚里遍地的鴨蛋,都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發愁。因為他家里的每個角落都堆滿了鴨蛋,家里已積壓了1000多斤了。 老田說,他今年開春向別人借了2萬元的高利貸,買了1200多只鴨苗,如今鴨子到了產蛋期,還指望把鴨蛋賣了還高利貸呢。但一周以來,縣城原來一向按時上門收鴨蛋的陳老板卻沒了音信。 “剛開始以為收蛋的這兩天會過來,后來‘紅心鴨蛋’闖禍了,北京、天津都不要咱這兒的鴨蛋了。”老田急得白了頭,他來回翻動著幾張加工鴨蛋的老板的名片,一次次撥打著上面的電話,但沒有人愿意來收購鴨蛋。 安新縣養鴨協會會長張永新說,“紅心鴨蛋”事件發生后,給他們帶來了很大的損失。據他介紹,全縣養殖戶336戶,鴨存欄676070只。其中蛋鴨養殖戶有43戶,鴨存欄75000只。這些蛋鴨每天產蛋7000-8000枚,全縣日產蛋量3000斤。“紅心鴨蛋”事件發生以后,北京、天津等大中城市都不要鴨蛋了,因此初步計算,全縣有1萬多斤鴨蛋積壓。

大量積壓無人問鴨蛋加工廠停產
  昨天上午,記者來到忠原皮蛋加工廠。了解記者來意后,老板田忠原一吐苦水說,“紅心鴨蛋”曝光后,縣政府、衛生局、質監局、鎮政府、工商等部門都來查過5次了。有兩次還是在凌晨2點進行的突擊檢查,“每次檢查都沒有查出問題”。 現在田家工廠已停產5天,主要是他家咸鴨蛋都供往北京,事發后,北京沒有人來提貨了。“要是在原來,每天都得供應北京300斤咸鴨蛋。”田忠原說。 如果沒有“紅心鴨蛋”事件的影響,這個時候正是工廠加班加點趕工的時候,但現在工廠里卻冷冷清清,而且已積壓了5000斤皮蛋和5000斤咸鴨蛋。 此時,安新縣質監局的3名工作人員來到田忠原的工廠,取出40枚鴨蛋,并貼上封條后拿走。據質監局的工作人員介紹,他們已對全縣68戶鴨蛋制品加工戶提取了樣本,準備送省里檢測。大多鴨蛋加工企業目前都處于停工狀態。

規模小暴露問題咸鴨蛋亟須正名
  今天上午,安新縣委宣傳部的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安新縣內的鴨蛋加工企業,大部分是家庭作坊,缺乏統一規范管理。 有著十幾年加工鴨蛋經驗的田忠原至今都很后悔:東南亞、韓國等國的銷售商曾多次找到他,要求與他簽訂供需鴨蛋合同,但因為對方提貨“數量太多”,他工廠生產規模小,資金少,而不敢接手這些“大業務”。 在縣畜牧站附近一位加工鴨蛋的王老板無奈地說,“就像冒牌‘紅心鴨蛋’這事,我們就是受害者,我們誠實經營、貨真價實的鴨蛋現在卻賣不出去了。遇到類似的信任危機的時候,沒有一個組織或人來替我們說話,畢竟,我們一個小企業,聲音太微弱了。” 經歷了“紅心鴨蛋”事件后,許多商戶想起前幾年成立的“白洋淀皮蛋、咸鴨蛋協會(簡稱‘蛋協’)”,當時有一位副縣長兼職會長,后來因種種原因,“蛋協”名存實亡。 現在,許多鴨蛋加工企業的商戶希望能規范和恢復“蛋協”的管理職能,將分散的鴨蛋加工廠組織起來,互相交流,共同協作,開拓國內外市場,打造和維護白洋淀鴨蛋的品牌形象。 安新縣政府副縣長劉春林曾表示,“紅心鴨蛋”事件發生后,當地政府大力開展了“打假、維權、護品牌”的維權風暴,將加快白洋淀咸鴨蛋等土特產品的地域品牌注冊步伐,和考慮規范“蛋協”的管理,維護白洋淀農副產品牌形象。

聯系我們

  • 聯系人:張經理
  • 手機:13803288215
  • 手機:15830908488(同微信)
  • 咨詢QQ:281799747[魅力男人]
  • 微信號:15830908488
  • 郵箱:[email protected]
  • 地址:河北雄安新區白洋淀郭里口

    白洋淀農家院住宿預訂

  • 選好住宿房間-支付訂金
  • 支付金額為房價的一半
預定白洋淀旅游住宿流程圖 與旅游大碼頭相比白洋淀在線的優勢
快乐双彩好运